軍營里的手機,手機里的軍營

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李濤 馬藝訓 楊璽責任編輯:李晶2019-10-16 14:19

武警曲靖支隊麒麟中隊戰士排隊領取快遞。劉服全攝

武警云南總隊某大隊宣傳干事拍攝短視頻,記錄新戰士的訓練生活。李濤攝

周末,一大早走出營門,武警云南總隊某大隊司務長張鑫突然發現忘了帶手機,頓時感覺渾身不自在。專程跑回去取了手機后,他有意留心了一天使用手機的情況,“想看看自己的手機依賴癥到底有多重”。

這天,張鑫出門的一項重要工作是采購生日蛋糕,為單位即將舉辦的集體生日晚會做準備。再次走出營門,他首先掏出手機叫了一輛網約車。幾分鐘后,一輛銀灰色的轎車如約而至,張鑫鉆進車內直奔蛋糕店。

“可以手機支付嗎?”取到蛋糕,張鑫又下意識地掏出了手機。作為司務長,外出采買付款是經常的事,他發現,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自己已漸漸很少帶現金出門了。

中午剛回到營區,張鑫就接到了收發室通知他取快遞的電話。張鑫愛打籃球,前兩天用手機下單買了一雙籃球鞋,今天已經到貨。他打開手機上的購物軟件一看,最近兩天還有好幾個包裹將陸續抵達。

晚上的集體生日晚會辦得很成功,氣氛熱烈的時候,不少官兵掏出手機與遠方的親人視頻通話,分享歡樂。張鑫也不例外,他聯系的對象是身在遠方的女朋友。他坦言,身在軍營,和女朋友的感情全靠這方寸屏幕維系了。

一天下來,張鑫并沒有測出自己對手機依賴的程度,因為他發現和身邊的人相比,這一切實在是平常極了。

中國互聯網協會發布的《中國互聯網發展報告(2019)》顯示,截至2018年底,我國手機網民規模已達到8.17億。在這個龐大的數字背后,張鑫只是一個平常的樣本。

這份報告統計得出,每月全國有超過8億活躍用戶使用移動互聯網進行社交、即時通信、觀看視頻、閱讀資訊、移動購物等活動。這些行為發生在全國各地,也發生在遍布神州大地的座座軍營。

在一部智能手機面前,一方面,偌大的世界瞬間盡在“掌”握;另一方面,時間被切割得越來越“碎片化”,令人難以專注地學習工作。智能手機和其背后的移動互聯網改變了今日中國,重塑著現代社會生活,圍墻之內的軍營也概莫能外。

然而,軍營畢竟是常人眼中的“禁區”,軍隊是個高度集中統一的集體。當智能手機穿越信息圍墻走進軍營,軍營因之而變,“人與手機的關系”也在這里被重新定義。

在軍營,打開智能手機打開的是一個什么樣的世界?不同的人,不同的打開方式,都能得到不同的答案。

網生代官兵——

智能手機如同“半條命”

“部隊里手機管控太嚴,簡直要我半條命!”

那年,一名入伍不久的新兵以此為由,強烈要求退出現役。新訓中隊指導員李飛有些想不通:“這也能成為理由?”各級反復做工作,這名新兵態度依然。最終,他因拒服兵役被部隊除名。

后來,李飛帶的兵多了。他逐漸發現,那名新兵的現象算是個例。然而,“假如你問戰士們‘如果禁用智能手機,會否重新考慮參軍’,得到的答案肯定超乎你的想象。”

作為一名“90后”,李飛表示自己很理解一部手機在網生代青年心中的位置:“從小就玩智能手機、平板電腦,過網絡化的生活,哪能跨入營門就搖身一變,輕易放下手機?”

對某支隊上等兵李逸塵來說,這確實有點難。每次到了休息時間,一聽到值班員吹哨發放手機,他拔腿就往隊部跑。幾分鐘后,宿舍里的插座上,手機充電器插得滿滿當當。“手游族”們圍坐在一起,李逸塵呼朋喚友忙著組局。他坦言,自己入伍前就是“骨灰級”手游玩家,入伍后,對手游的“狂熱”依然難減。

一項研究表明,在我國,運動健身、旅游觀光、藝術體驗、讀書學習等線下活動的普及程度,與許多國家和地區存在較大差距,而門檻低、易上手、碎片化時間利用高的熱門手機游戲則占據了很多人的業余時間。

武警迪慶支隊的問卷調查也印證了這一點。在對“使用手機的主要用途”進行選擇時,73%的官兵選擇了游戲,緊隨其后是刷短視頻和社交通信。

“有的人走路、吃飯、上廁所都盯著手機屏幕,抽空刷下短視頻。”該支隊部隊管理股股長林銳感嘆,這些網生代官兵普遍“網齡比兵齡長”“入網比入伍早”,玩手機已經變成了他們的主要娛樂習慣。

武警西雙版納支隊上士李國記得,10多年前剛入伍時,大家用的還是只能打電話、發短信的“功能機”,手機只是一種通信工具而已。后來,隨著智能手機逐漸普及,移動網絡應用飛速發展,手機也逐漸變成了自己生活的“剛需”。

“有一件事,以前的手機可辦不到!”李國說著打開微信,給妻子撥通了視頻電話。不一會兒,一個臉蛋兒圓嘟嘟、粉嫩嫩的嬰兒出現在屏幕里。跨越千里,透過屏幕看到出生不久的孩子,李國不自覺地眼眶濕潤。他說,每天打視頻電話看孩子已經成了他領取手機后必做的“功課”。

“現在訂車票、訂外賣,出門付款都習慣用手機,軍營超市買不到的東西大家會首先考慮網購……”李國說,我們得承認,在這個萬物日益互聯的時代,智能手機已成為人們不可或缺的一種生活工具,對軍營里的官兵也不例外。

基層帶兵人——

一部手機好似一枚手雷

時隔兩年,武警云南總隊某支隊指導員王磊依然對那部已“粉身碎骨”的手機難以釋懷。

那天,王磊檢查一處崗哨時,發現執勤臺隔層里藏了一部手機。手機解鎖后,一幅熱播網劇的畫面跳了出來。

哨位就是戰場,執勤就是打仗。聯想到以往警示教育中的一個個執勤事故案例,王磊又氣又惱,當場將手機砸在了水泥地上,并隨后組織官兵站在崗樓下開展警示教育。

后來,王磊承認自己砸手機的處置方式不妥,并為之道歉。但他堅持認為,如果任由缺乏監管的手機在軍營“野蠻生長”,無異于到處藏著手雷,“指不定什么時候就會爆炸”。

游戲成癮、網絡賭博、網上借貸、不正當交往……在不少帶兵人看來,相比以往“管住人、管好營門就安全無虞”的管理模式,一部智能手機確實帶來了太多不確定的風險點,而且難以監管。

今年年初,某中隊下士、班長李衛完成新訓任務歸隊。為“犒勞”自己,他違規私購一部手機。本想夜間就寢后躲在被窩里玩游戲、網聊放松一下,結果他卻深陷其中,經常通宵達旦。一段時間下來,李衛白天訓練無精打采,班內事務也較少過問。后來,中隊組織軍事體育考核,不僅班里的成績墊底,李衛自己的訓練成績也亮了紅燈。

有基層帶兵人坦言,管理者必須正視部分年輕官兵“手機成癮”的問題,相對于高校學生的“手機成癮”現象,部隊封閉的管理和單調的生活可能進一步加重成癮的程度。

不過,在更多基層帶兵人口中,智能手機帶來的失泄密隱患和網絡輿情風險,比“手機成癮”更令他們揪心。移動互聯網時代,人人都有麥克風、個個都是攝影師,隨手一拍,輕點上傳,秘密瞬間眾人皆知。如果有不當言論或音視頻被炒作,還會引發負面網絡輿情,損害部隊形象。

武警云南總隊保衛處負責人介紹,一些犯罪分子利用手機網絡便捷、開放、隱蔽等特點,精心設置陷阱,實施違法犯罪活動。少數鑒別力、自制力較弱的官兵在不法分子的引誘下,鋌而走險、上當受騙,甚至產生違法犯罪行為。2016年以來,總隊共發現和處置官兵深陷非法網絡傳銷、參與網上賭博、遭遇金融詐騙等事件10余起。

聊起這些事情,一位基層帶兵人發出痛心但又無奈的感嘆:“如果監管再嚴一些、細一些,也許就不至于產生如此嚴重的后果;不過,管理工作本身具有滯后性,再怎么加強監管,一些新的問題依然令你防不勝防……”

信息化軍營——

手機不是危機,挑戰仍需直面

明月高懸,武警西雙版納支隊干事許祥麟回到宿舍已是凌晨。睡覺前,他習慣性地打開手機,看看微信里遠方戀人的留言,盡管知道對方已經入睡,他還是照例回復了一個“晚安”表情。

在今天的軍營,手機已成為無數年輕的“許祥麟”們與戀人維系感情的重要工具。該支隊政工處主任周秋回憶道,自己入伍那會兒是書信傳情,10年后是“煲電話粥”,現在則是手機互聯網定姻緣。

發生改變的,不只是婚戀方式。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,一部手機讓軍營在很多方面都發生了前所未有的改變。

軍營里的生活方式在變。去年“雙十一”網絡購物活動,某平臺一天的交易額就高達2135億元。這其中,某支隊下士朱家昊貢獻了13300元。除了網購,外賣訂餐、網上預訂洗衣服務、代購跑腿等也風靡軍營。這些網絡服務打破過去官兵外出辦事的限制,日漸成為大家新的生活方式。

軍營里的交流方式在變。列兵李斯和徐石生因為一點小事發生爭吵,誰也抹不開面子,為此兩人冷戰一天。第二天中隊發放手機,徐石生在微信里給李斯發了一個“道歉”表情,彼此很快釋然。李飛剛上任指導員時,感到最難做的工作就是掌握官兵思想;但他發現,平時沉默寡言的官兵一玩起手游就像變了個人似的,于是便主動和大家打成一片,很快不少官兵對他敞開心扉。

軍營里的工作方式也在改變——

在某中隊指導員陳康的教育課堂上,手機已成為一件重要工具。授課前,他組織官兵在微信群里圍繞授課主題“眾籌”教育課素材、征集教育課主講人;授課中,他們借助手機軟件發送“彈幕”,對授課內容實時點評互動。一段時間下來,上級機關檢查發現,該中隊官兵對政治教育的滿意度以及理論考核合格率都超過了85%。

在訓練場上,上等兵王興榮曾因體能差苦惱不已。后來,幾款手機健身軟件和網絡健身視頻成了他的有力幫手。通過學習體育訓練知識,加上刻苦的科學訓練,王興榮的體能成績快速提升,被支隊選拔參加了預備特戰隊員集訓。

這些改變是好是壞?帶兵人們覺得難以簡單定論。“就像網購,一方面便利了大家的生活,但也有可能透過采購需求暴露部隊動態;跑步健身軟件能促進體育訓練,但也可能泄露軍事設施位置信息。”一位基層主官認為。

面對改變,官兵們在有一點上是一致認同的:信息化時代的軍營所要面對的改變和新情況,無論是數量還是頻率都超過以往任何一個時代。

一部智能手機,可以為一度封閉的軍營打開一個精彩紛呈的世界,也可能為高度注重安全穩定的軍營植入一個危機四伏的“后門”。

然而,無論怎樣,手機本身不是危機,真正的危機是——手機的管理者、使用者面對改變卻未能及時正確應變。

這才是我們必須直面的挑戰。

(文中部分人物為化名,李杰對本文采訪亦有貢獻)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
分享到


本期开什么特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