澎湃在深海的愛

——聽北部戰區海軍某支隊官兵講述潛艇兵的故事

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曾火倫 楊艷 賀美華 茆琳責任編輯:丁楊2019-07-12 08:43

該支隊官兵在訓練中。茆 琳攝

有一片海,浩瀚無際。有一群人,為國出征。有一種愛,博大深沉。

潛艇,潛行深海,一默如雷。潛艇兵,守衛藍色國土,心系家園親人。

在北部戰區海軍某支隊采訪,官兵講述的幾則潛艇兵故事,讓記者內心久久不能平靜。

面對危險冷靜交代后事——

“但愿這封遺書用不上”

支隊某艇政委陳篤紅寫過不少次遺書。

對高風險的潛艇部隊來說,官兵出海之前寫遺書,不算什么新鮮事。陳篤紅從軍多年,執行重大任務無數,遭遇過的危險數不勝數,自然也不例外。

3年前,陳篤紅所在艇接到赴某海域戰備巡邏的任務。面對填補諸多技術空白的特殊要求,常年與潛艇打交道的陳篤紅深知,此次任務非同尋常。

任務部署完畢,他來到辦公室,又一次攤開筆記本寫遺書。老人、妻子、孩子……能想到的都安排得清清楚楚。

遺書寫完,陳篤紅把筆記本工工整整地擺在辦公桌中間。想了想,怕萬一“光榮”了別人發現不了,又打開筆記本,將寫有遺書的那張活頁往外拽了拽,露出一角之后再輕輕合上。

臨走前,他特意交代機關戰士,沒有特殊情況不能動他的筆記本。

圓滿完成任務歸來,陳篤紅如釋重負,悄悄撕掉了寫有遺書的那幾張活頁紙。

如今談起那次任務,陳篤紅依然感慨萬千:“執行過那么多重大任務,寫過那么多遺書,那次卻感覺是離死神最近的一次。寫下第一個字的那一刻,我在心里反復念叨,但愿這封遺書用不上。”

潛艇戰備訓練任務繁重,類似情況并不罕見。但出于保密需要,官兵每次執行任務都無法告訴家人實情,甚至連什么時候走、什么時候回都不能說。

怎么辦?陳篤紅與妻子約定了一套特殊的“暗號”,用于夫妻間的電話交流。陳篤紅告訴記者:“哪怕只讓她知道‘會期’幾天、‘出差’幾個月,她至少有個盼頭。但有時候我真的很擔心,說好的幾天‘會期’,會不會……”

“不要問我在哪里,問我也不能告訴你……”《潛艇兵之歌》的這句歌詞,是潛艇兵“沉默是金”的真實寫照。執行任務如此,對家人的愛與牽掛亦如此。很多時候,他們只能把這份愛與牽掛,寫進遺書、埋在心里,隨著潛艇一起潛入深深的海底。

潛艇靠岸才知母親去世——

“為國盡忠是一種大孝”

進入4月,支隊某艇艇長于全勝的心情有點像坐過山車,起伏不定。

細心的該艇政委看出端倪,幾番旁敲側擊才得知,于全勝年過八旬的母親因重病住進了ICU病房,進入病危狀態。

全艇官兵都知道,于全勝是個孝子。年事已高的母親患病后,經多次治療仍不見好轉。看著病情日益加重的母親,于全勝急得四處尋醫問藥,不放過任何希望。

可是,支隊承擔的一項重大任務,當時已進入關鍵階段,不少官兵克服重重困難,一心鉚在戰位上。身為一艇之長,于全勝深知自己堅守戰位的重要性。

一邊是國,一邊是家。這是一道痛苦的選擇題。于全勝最終選擇了戰位。出海那些天,于全勝把痛苦深深埋進心底,為完成任務白天黑夜連軸轉。官兵說,那些天,艇長憔悴了許多。

圓滿完成任務歸來,剛靠碼頭,于全勝就急切地給家里打電話,得來的卻是母親已經去世的噩耗。

那一刻,七尺男兒淚流滿面。

作為多年的搭檔,該艇政委想安慰卻不知該從何說起。擦干眼淚,于全勝說:“放心,我挺得住。為國盡忠是一種大孝,老母親九泉之下一定會理解我的。”

常年風里來浪里去,不少官兵跟于全勝一樣,經歷過忠孝不能兩全、家國難以兼顧的煎熬。無論最終做出怎樣的選擇,每一名潛艇兵都深深懂得“有國才有家”的道理。

這個道理并不復雜,卻是一代代潛艇兵忠誠履行使命的強大動力。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
分享到


本期开什么特马